Hi, 上海易美塑料包装有限公司欢迎您!


没有姓名的登机牌
时间:2020-02-13  来源:  作者:易美塑料
没有姓名的登机牌

      2月12日晚,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又一次迎来“送别时刻”,一百多名来自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等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从这里出发驰援湖北。

      老父亲领着7岁的小外孙来送当护士的女儿,老人说:“快走吧,孩子我带!没事儿!”说完赶紧转身,迅速用衣袖擦干眼泪。年轻的护士跟男朋友告别,小伙子的眼泪不停地淌,却一直笑着说“亲爱的,要加油!”

      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样的场景一次又一次上演,让很多平时大大咧咧的辽宁人一次又一次掉眼泪。从大年初二至今,辽宁派往湖北的医护人员已近1500人。

      2月12日出发的辽宁医护人员分为两支医疗队,其中一支32人包机飞赴武汉,要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支援最艰难的重症患者救治。另一支83人的医疗队乘另一架包机,直飞辽宁省对口支援的襄阳,支援医疗救治工作。

      早在1月26日,辽宁省第一批驰援湖北医疗队成立时,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李国福就第一个在科室报名。李国福是一名有着22年党龄的老党员。2008年汶川地震,李国福就是辽宁省重症医疗队队长,参加了四川绵阳的救援。他说自己知道在大灾大难面前,人们是多么需要医生和护士。作为此次支援襄阳医疗队的队长,李国福说:“做医生,心里就要想着病人,一定要把更多的重症患者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赵立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内科主任、呼吸内科主任。作为辽宁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省级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他承担着全省病例诊断任务,过去20多天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2009年甲流疫情时,赵立带领呼吸科团队创造了辽宁省救治重症患者最多、救治成功率最高的记录。“越是在困难时刻,越要冲上去!越是在人民需要的时候,越是能体现出我们的价值。”此次,赵立将担任支援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医疗队队长。“作为医生,我们没有时间考虑自己,要到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救死扶伤。”

      “2003年我高考那年正赶上‘非典’疫情,电视里医生的忘我付出深深感动了我,所以我选择了学医。”中国医科大学呼吸内科医生叶蕊说。17年后,叶蕊成了一名呼吸内科医生。“当疫情来临时,我想起了当年的初心,哪里需要我,我就要奉献出我全部的力量!”

      叶蕊的同事,小儿消化肾内病房的护士孟希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检查女儿当天的作文。她还不知道,自己就是这篇作文里的主人公。

      “今天妈妈剪了一个难看的短发,比爸爸的头发还短!她把所有化妆品都忘在家里了,也把我忘在家里了……”

      简短的出征仪式之后,这100多位医护人员匆匆登上飞机。这是两架南方航空公司派出的包机,都配备了经验最丰富的机务人员。直到坐下来,这些乘客们才发现,自己手中的登机牌很特别。登机牌上没有乘客姓名(用几个连续英文字母或“旅客”的英文缩写代替),也没有身份信息,只有此行目的地——武汉或襄阳。

      随着两架飞机接连呼啸而起,他们告别家乡、告别家人,甚至也撇下了自己,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医生。

    5


    上一篇:为逆行者披上最硬的鳞 厦航为前方“福建队”运送全国首批生活保障物资保障物资
    下一篇:美联航美航达美:暂停中国航线至4月底

    友情链接